ca788亚洲城-m.yzc888.com-首页

在没有遇到你以前,我从不知道思念的感觉以及爱的甜蜜,请答应我从这个情人节开始让这种感觉和你一起陪伴我一辈子!

小屋里(作者:姚志辉;2018.12.30)

浏览量:    编辑:ca88手机版登录  日期:2019-01-15 17:20    作者:姚志辉    来源:台报编辑部    审核人:贺春花

  十二月的乐山,银杏叶已落光。大渡河水在冬日的阳光照射下泛起碎银般的光彩,一会儿太阳就躲进云层去了,天阴冷下来。在婺嫣街旧书摊淘了两本书:《古文观止》《麦田的守望者》,刺骨寒风让我禁不住将双手拢在怀里。

  小屋里映射出橘红色的灯光,如一个红红的灯笼。我快步走进了小屋里。

  满屋的书香、温馨袭来。红红的壁炉映照出小姑娘的脸,红彤彤的。

  这是一套四室一厅的小屋,正前往后设一玄关相隔,玄关上方横本、两侧均为古木构成。玄关、天花板上参差错落地挂着藤筐,筐里有勿忘我、康乃馨、紫薇、桔梗等干花。玄关横木挂着一个黑白牛头骷髅,牛头旁边一细长的军号,军号号把有些陈旧,喇叭口澄亮。中央写着“低语”二字。大厅四周都是书架,被各类书籍挤满。小姑娘被簇拥在厅中央。三个主题区,右侧一室“回到乐山”,邻近一室为“旧时光”,左侧一室“莲花心”,还有一室就是煮茶、手工的工作间吧。玄关后右侧角是读者心语,左侧一壁是读者藏书交流区。鲜花馥郁,异草芬芳。墙、壁、角,手工艺品等错落摆放,室宇纷繁,铺陈有致。缕缕幽香,如尘巨无。我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室内有读者窸窣的翻书的声音。

  久违的美好与温情包围着我,如闪烁的星星,如清澈的温泉,如蔚蓝的大海,如碧绿的荷塘,开始一点点在我心里荡漾。

小5从里间出来,他是小屋里的主人。我们是第一次见面,二十四五岁,清秀容颜,声音清澈,文雅洁净,观之可亲。

  我带着早有的疑问,你们几个年轻人,为什么想着办书店?因为我知道,这个书店,以前叫“文翰书店”,书店的主人王晓庄,是乐山较有名气的书法家,他的字拙朴灵动、虚淡清和、风格雅然,我喜欢。他浸淫乐山文化几十年,对中国历史文化,书籍版本等有独到的见解。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,也知道他年岁大了,一直在找接班人,想把这几十年的事业传续下去。没想到是几个青年人。

  小5显得有些腼腆,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。他说,我喜欢书,喜欢阅读。15年从王老师手里接手,两年了,投入还是不小,只有盈亏相抵,没什么利润,但我有其他工作。王老师给了我们指导,随叫随到,店名是他题写的,选书也要指导。在王老师指导的基础上,我们有了大的改变和创新,更加符合年轻人了,有读书环境了,建了微信公众平台,可以写书评,开读书会。最有特点的是,建有“回到乐山”主题书屋,我们收藏了关于乐山的书籍3000册,是乐山资料宝库,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。有很多搞乐山研究的都到这儿来查资料。

  谈话袅袅亭亭,柔声细语,如数家珍。

  谈话间,两个一高一矮青年小伙子推门而入,两人风尘仆仆,双手呵着气,身着红色羽绒服,背着旅行包。高者,长挑身材,神采灿然,一见不俗;矮者,满脸虔诚,书生样。小5起身与高个子握手,定定睛,“你是李林桔?”,小5问。“你是小5?”,高个儿也问到。他们很兴奋,像是影视片中地下共产党员终于接上了头。小李说,他和朋友刚下车就赶到这里,朋友是广东人,他要带朋友到乐山看最值得看的东西。交谈得知,小李,23岁,是广东岭南师范机构历史专业大四学生,乐山沙湾人,沫若中学毕业。他的朋友随即扎进书堆里去了。

  “回到乐山”里的客人刚离开。我们进去了。乐山志,乐山各区县志,郭沫若文集……林林总总,乐山风扑面而来。墙上悬挂有两幅书法,一幅隶书,一幅行书。

  隶书道:深巷徘徊觅故人,早知文翰是前身。清音断续闻歌凤,绝笔参差止获麟。尘世随时争梦幻,浮生到此得天真。心期自计嘉州隐,栖老峨岷秋与春。行书道:

  小巷累经年,屋居故事延。里藏书本诱,过往圣人缘。小李说,隶书诗作是他的作品,他专为小屋里而作,墨迹是乐山作协副主席石念文所写(小李与石主席是文友,石主席挥墨写好送来),有很多人不懂“闻歌凤”、“止获麟”,这是有典故的……我不懂,汗颜。小李认为,行书写得并不咋样,诗作只是有点温情而已。

  他环顾一下藏书,“没有收集郭沫若研究丛书?这很好收藏的哦,亚洲城文化郭研中心就有,我都给岭南亚洲城买了一套,小屋里应该收藏。”小李说,“你这儿还有书库没?如果没有,还没有我的藏书多。”

  我有些奇怪了,忍不住问:“你才23岁,几年前还在参加高考,有时间读书?”

  “阅读是一种生活,是一种状态,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读书,我的业余生活就是读书和写作,我在中学就读完了《鲁迅全集》和《郭沫若全集》”他说。

  在文史区,小李取下陈文年《书艺管窥》,声音高了些,“这是我的师爷,他的《劝学六首》我有收藏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乐山是千年诗意之地,李太白、杜工部、岑嘉州、苏东坡、黄山谷、陆放翁、王渔洋、张船山……无数的诗人词客都与这方净土有不解之缘,但不可否认的是昔日的人文昌明大多已随烟云飘散,不可追寻。今天很多人热爱着乐山,只能从历史和记忆中怀念故乡,有些苍白无力。”

  他的学识和谈吐吸引了小屋里的读者,大家投来倾羡眼光,几个年轻读者围了上来。

  “我喜欢读汪曾祺。”一长发女生说。

  “汪曾祺的作品就是一个‘俗’字,周作人的散文‘雅’,他们两人风格迥异。”“‘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喝茶之后,再去继续修各人的胜业,无论为名为利,都无不可,但偶然的片刻悠游断不可少。’啊,这就是周作人!”小李啧啧,沉醉状。

  “汪老的散文温暖直朴,就是喜欢!”女生甩甩头发。

  一男生说:“我喜欢中国文化,想考研究生!”

“我认为要学习研究中国文化,本科读汉语言文学,硕士读历史,博士读哲学。”小李说。

  他随即说道:“我们乐山人,缺少的是对乐山的敬畏和温存。我高中毕业上大学,当时年少轻狂,想往外闯,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悔。”

  小5深有同感,说:“王老师之所以把书店开这儿也是为了让文脉得以传承啊。”

  “咋个理解?”一胖男生说。“乐山的文化底蕴是很深厚的,万年峨眉山,千年大佛,百年沫若,三江水蕴育深厚的乐山文化,就拿这鹜嫣街来说,故事绵延啊,乐山很多街道名称都很典雅,随处可见诗意和文化在这座小城留下的印记。婺嫣街的得名由来有着地方文史的争议,我对老乐山掌故并不算了解,没有发言权。但如果说到婺嫣二字本身的寓意,我想即使说错了也会是美丽而诗意的。王勃在《梓州郪县兜率寺浮图碑》写到:‘仙娥去月,旅方镜而忘归;宝婺辞星,攀圆珰而未返’,婺女之星,空灵皎洁;《正字通》中‘嫣,巧笑态也’,嫣然一笑,有美一人。婺嫣街,定是镶嵌在嘉州古城中璀璨的婺女星次,小屋里则是其中最亮的星。但现在的年轻人不读书了,不阅读了,文化传承存在大问题,原来出版社一版再版,几十万册几十万册地印刷,现在只印几千册。我走出乐山才真正体会到乐山文化的吸引力。”

  “乐山,海棠香国啊,乐山的海棠是香的,知道吗?有诗为证……”

小李意犹未尽,他又取下一本陈寅恪作品进行讲评。我只知陈是中国文化巨人,略知一二,我无言;他又讲道冯友兰,我也只浅浅地读过他的一本书,没细读过,至于评论,我无语。

  “你咋个认识野夫的作品?”小5问。

  “……”我没有听说过,如坠云端。语塞。

  我钦然、感叹:一个23岁的年轻人,读这么多书,满腹经纶,见地灼灼,这么富有才华!我加了小李微信,读了他2017年诗稿,有诗篇近30篇。

  他接了一个电话,要离开了。我们一同走出小屋里,在御史巷分手,他对我说道:“我这几天要带朋友到沫若故居、三苏祠、峨眉山,有点忙。近年乐山出现了一批诗人,一五通诗人不简单,你可以关注。最近我们要开一个读书会,要请他来,欢迎您来参加。”

  近处御史巷“嘉州甜皮鸭”油锅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,一股诱人的香味飘来,让人心醉。

  小5说,乐山需要文化传承;小李说,“小屋里”将成为乐山的一座文化地标,充实而光辉,情深而文明;一读者说,一个书屋温暖一座城。我认可。